海外幼教- 看看世界各国如何教孩子们交朋友?_作业

15 1月 by admin

海外幼教- 看看世界各国如何教孩子们交朋友?_作业

海外幼教| 看看世界各国如何教孩子们交朋友?_作业
海外幼教| 看看世界各国怎么教孩子们交朋友? 孩子们在一同游玩中,学会了做事情,懂得了很多不明白的东西,知道了很多游戏规矩和社会规矩,他们的才智增长了,社会化进程也按部就班地完结了。 前苏联心理学家维果茨基说过,小孩子的智力开展和社会化进程主要是在他们和比自己更老练的社会成员一同活动、一同彼此作用之下,逐步完结的。 孩子们在一同游玩中,学会了做事情,懂得了很多不明白的东西,知道了很多游戏规矩和社会规矩,他们的才智增长了,社会化进程也按部就班地完结了。 美国:小学同学间常常“约会” 美国的小学文化中特别重视交际,重视每个人和其他小朋友的联系。同学之间常常会“约会”,便是相约到别人家里玩,乃至是在别人家里过夜。约会有专门的词汇,叫作“playdate”,过夜叫作“sleepover”。孩子们彼此约请,约好后再告知家长,征得家长赞同,然后由家长们来调和详细的组织。 这种约会是小学日子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简直每周都会进行,除此之外还有各式各样的派对,比萨派对、冰淇淋派对,参与这些活动的进程,便是孩子社会化的进程。 此外,美国讲堂上还广泛选用分组评论的教育方法,以培育学生的交际才能和团队精神。一位在美国的小留学生说:“我们班有32个人,4人一组,共有8组。一个小组中4个人的桌椅拼成一个长方形方桌,各个组4张桌子的左上角都别离写有A、B、C、D,每个字母代表一个职位,坐在写着不同字母桌子旁的人有着不同的使命:A桌子上的人是小组BlueBin(每个人用来装自己作业或杂物的蓝色盒子)的管理者,坐在字母B桌子旁的是小组削笔人,在字母C边的人是桌椅管理者,而坐在字母D旁的人是传卷子或纸的人。这些字母过一段时刻就会在四张桌子中变一次方位,一切都是以分工协作的方法进行的。 德国:“火伴协作”从幼儿园做起 在德国的幼儿园里,不分大中小班,大的小的在一同游玩,彼此搀扶,彼此学习。现在他们把这个形式延伸到了校园,在小学的一、二年级间也运用这个形式。 一、二年级混合班里,有22个或是24个学生,每一个孩子都有一个对子火伴,二年级的火伴有义务协助一年级的火伴。一对火伴坐在一同,二年级的告知一年级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怎么做……教师讲课时,拿出不同色彩卡片,不同色彩的卡片要不同年级的孩子答复。当然,做作业时不同年级的孩子有不同的作业,一年级的孩子们很重视着二年级的孩子们的所作所为,而二年级的孩子们也很留意自己的典范形象。班级里上课时安安静静,下课时调和游玩,谁也不会欺压谁,谁也不敢欺压谁,由于他们都有他们自己的火伴。 法国:小学起开设“学习同处”课 法国从小学起正式设置“学习同处”的品德教育课,要求儿童从其火伴那里知道其行为,知道到团体日子的束缚是他们自在的保证,赏罚不是成人的判决而是规矩的施行。他们要学习回绝暴力、掌握抵触、评论遇到的问题。 法国施行教育世俗化的准则,国家不允许在公立校园内进行宗教教育。开展公民才能与学会同处是法国公民教育的要点。但在小学低年级,设置“公民教育”课还为时尚早,只是在语文课中浸透一些根本概念:习惯团体的规矩、与火伴和成人对话、倾听别人说话、协作。 “公民教育”课自小学三年级正式设置。其根本方针是使每个学生在个性特点和独立性逐步构成进程中更好地融人班级与校园日子。公民教育课要引导学生考虑日子中提出的详细问题,意识到个人自在、社会日子的束缚和价值共享的彼此联系。 芬兰:更多学习来自火伴往来 芬兰教师投入了很多的时刻开发自己的课程,全面评价学生的生长。芬兰教师信任学习并不只是发作在教师的正式讲堂中,孩子在课外,在与火伴往来的进程中,乃至能够学到更多。因而,芬兰的小学生一般只上半响课,下午半响参与课外活动或各种学习或文娱沙龙。据调查,大约2/3的10至14岁学生至少参与了一个青年运动协会。 此外,芬兰学生家庭作业的压力并不大。芬兰大部分中小学生都能在校内完结作业,回家的家庭作业一般不超越半小时。即便是高中生也很少参与课外补习。芬兰教育者以为,重复的、智力上没有应战的作业并不能带来学业上的前进。 THE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